麻將

麻将无国界

撰文: Jenn Barr

此文章首次刊登在《环球博彩》2014年3月/4月刊中。

向西方国家传播麻将并不总是一帆风顺,或许应该责怪的是我们自己?尽管有些人坚称只有一种”正确的”麻将玩法,不过是时候拓展一下思维了,以确保新玩家可以像我们一样热爱这个游戏。

试图壮大麻将群体的努力是吃力不讨好的。游戏文化因规则、大陆和国家而不同,无论走到哪里,即便在当地人内部,都很难达成一致的见解。2006年,我创办了ReachMahjong.com,一个致力于在英语人群中推广麻将的网站,尤其是日本的立直规则。它取得了一定的成功,尽管我和搭档高洁美对网站的更新还不及所愿,它仍然成为西方人寻求麻将信息的首选之一。

我于2009年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书,用英语来阐释日本立直规则。这本书仍在出售,当我发现人们在不断购买这本书时,总是感到很惊喜。

销量并不出众,但节奏平稳,这说明仍有新玩家不断加入游戏。我希望这个数字可以至少保持稳定,并希望最终得以攀升。尽管书中也涉及到不同规则和非常基本的策略,但它是严格的入门者书籍,为向新玩家介绍游戏而设计。

随着本世纪初扑克热的掀起,涌现出大批扑克策略丛书,甚至有关如何解读对手肢体语言的文字也是铺天盖地。麻将还没有在西方掀起第二股热潮(第一次始于上世纪30年代),对于出版或购买麻将策略书籍的需求并不迫切,不过这并没有阻止ReachMahjong.com按照自己的节奏向前跨进。最近我们出版了第一本立直麻将策略英文书,有亚马逊金读版和印刷版。这是讲解麻将策略(而非规则)的最早的英文书籍之一。作为一个群体,我们终于开始(必然但缓慢地)转移到对游戏技巧的改进上。

在西方推广麻将的问题是,每位玩家都学习了某种特定的规则,且多数玩家认为那是游戏的唯一玩法。这是所有玩家的常见看法,尤其在入门时。我感到内疚,我的合著者Garthe感到内疚,我们都曾一度对此感到内疚。这是目前为止增加游戏人数的最大障碍,甚至我们的书也是基于麻将游戏的日本立直版本。

现实中,我们都应该向Alan Kwan学习,他是制定世界麻将锦标赛(WSOM)规则的游戏专家,勇于调整或辩护他的游戏,总是将玩家和麻将本身的最佳利益放在首位。过去我也曾用傲慢的眼光看待新规则(包括WSOM规则),而Alan一向思想开明,富有创意,成功地吸引新玩家进入游戏,并且令老手们去适应一种通用的规则体系,与来自其他国家的玩家并肩游戏。

不仅有玩家对于采用哪种规则态度傲慢,一小部分人还苛刻地认为,游戏就应该按他们的规则进行。这不是花牌的问题,或哪些组合得分的问题,这些”精英们”会因其他玩家选择弃什么牌而斥责他们!与扑克新手因为敢于用非同花A-7跟注而遭受攻击一样,这种态度对那些不想要因某种玩法而被挑剔的新玩家来说,是一个巨大的障碍。

任何麻将爱好者都应牢记的最重要的一点是,你需要四个人成局。如果不论你在哪个国家,时刻都有四位玩家准备好开局,那不是很棒吗?当然,的确很棒,因为麻将是一个很棒的游戏。唯一能达成此目的的方法是,消除迂腐观念,尽情去享受游戏。正所谓,有容乃大。

欧洲绝对朝正确的方向迈了一些步子。欧洲麻将协会(EMA)有两套锦标赛官方规则,包括麻将竞技规则(MCR,基于中国规则)和立直竞技规则(RCR,基于日本规则)。如此进展下去,极其有望形成一流的基础设施,并在排名和包容性方面为世界其他地区树立榜样。

多样化的规则体系并不只存在于麻将中。扑克也有无数的游戏形式,大家已经公认,那些精通所有规则的玩家才是真正的冠军。尽管世界扑克锦标赛(WSOP)主赛事一直采纳的是德州扑克,但像奥马哈、梭哈以及其他换牌游戏也日益流行,在若干地区,甚至成为主流的游戏形式。麻将的未来也可以是这样。

在线联网麻将游戏版本应运而生,每个平台上都有多种规则。游戏已成熟,科技已完备,不过任何在线麻将室的常客都知道,这些网站上缺的是玩家。

在为一小撮西方麻将参与者撰写麻将内容多年后,是时候迈出下一步了。如果有人提议玩一种你并不熟悉的规则,不妨抓住机会去学习,也许下次他们会同意采纳你的玩法。我们需要打破国界和规则间的障碍,携手提升游戏人数。玩家群体和媒体将决定游戏的方式。当前我们的任务是,分享信息和提高意识,为短期未来内可能掀起的麻将热潮打好基础。《环球博彩》将充分准备,冲在前线。你会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