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拳击

对话帕奎奥

Andrew W Scott

此文章首次刊登在《环球博彩》2013年09月/10月刊中。

他是有史以来最出色的拳手之一,十次问鼎世界冠军,且是唯一一位将八个不同重量级别的头衔全部揽入囊中的拳手。他获评三次”年度拳手”,还被WBC、WBO以及全美拳击作家协会提名为二 十一世纪初的”十年最佳”拳手。十一月,曼尼·帕奎奥将首度于中国登台,在澳门威 尼斯人对战美国的Brandon Rios。在这场历史性对决展开前,《环球博彩》首席执行官卓弈先生与帕奎奥进行了一次对话,畅谈他不可思议的职业生涯,以及接下来在他的祖国菲律宾的政坛动向。

卓弈:曼尼·帕奎奥先生,能采访到像您这样的巨星,我深感荣幸 - 感谢您与WGM的读者交流。请为我们讲一些您早年生活的状况。据闻,您在贫困的环境中长大。这对您之后的人生和职业产生了多大影响?这些困难对您的成功起了多大的推动作用?

曼尼·帕奎奥:的确,我们曾非常贫困,这点对我产生了巨大影响。我没有机会在业余生涯中学习拳击,我需要赚钱来生存。我是Sarangani省唯一的国会议员,菲律宾最落后的省份之一。我当选的原因之一,正是我的选民知道,我有着他们正在承受的相同经历。我来自草根,深知在面对困苦环境时,要想成功是多么不易。

在贫困中长大对我的人生和职业都影响巨大。我知道,如果想要为我的家庭提供更好的生活,我需要比对手付出更多努力,来赢一场拳赛。我知道,我需要在健身房内比别人更拼,不仅为成为一个更好的拳手,还要达到我的极限。这点也延伸到我的生活里。我在拳击场上的成功不全部归功于我,而是属于我的国家和同胞。我为了给菲律宾带来荣耀和尊重而战。他们赋予了我力量和意义。我希望我在拳击场上的成就和受欢迎度,可以为菲律宾及全世界的菲律宾人带来积极的影响。

卓:您在八个不同的重量级别中获得冠军头衔 - 这是前所未有的战绩。过去这些年间,您在不同重量级别间的转换中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增重和减重困难吗?这在拳击场上如何影响到您?

帕奎奥:对我来说,自1999年升到次羽量级(122磅)后,重量从来都不是个大问题。直到升到轻量级(135磅),我偶尔需要在称重前不吃早餐,但这是个小问题。现在我都以相同的重量打比赛。在集中训练的间隔期我打很多篮球,以维持强健体魄。训练营应该是为了训练,而非减肥。由于我在训练营特别努力,最大的问题是维持体重。我燃烧如此多的卡路里,因而需要在正餐之外喝蛋白质奶昔。训练期间,我每天都燃烧7,000到9,000卡路里。

(左起)2008年帕奎奥爆冷完胜拳击巨星Oscar De La Hoya;与教练Freddie Roach;击败墨西哥拳手Erik Morales

(左起)2008年帕奎奥爆冷完胜拳击巨星Oscar De La Hoya;与教练Freddie Roach;击败墨西哥拳手Erik Morales

卓:以169公分的身高,您在拳击场上并无身高优势。身高问题在您早期的拳击生涯中带来过挑战吗?如果有,您是如何克服的?

帕奎奥:速度是一个很好的平衡器。我在营地着重训练我的速度,来中和对手的体型优势(往往包含一个出拳范围优势)。我还努力维持活力、忍耐力,增强力量。Freddie Roach是我最大的武器。在进入训练营前,他为我的每位对手制定了一套明确的策略,我们就每天针对练习。

卓:今年十一月,您将在澳门有一场拳赛,这是您首次在中国打拳。是什么促使您最终来到澳门?

帕奎奥:我非常有幸,拥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拥趸。在职业生涯的这个阶段,我希望开始为他们带来拳赛。澳门是一个很棒的城市,文化和经济上都有着丰富的内涵。它距菲律宾这么近,似乎是我打拳的一个很自然的选择。对于来澳门我甚感兴奋,我认为它也将提升拳击的全球影响力。

Brandon Rios与帕奎奥将于十一月在澳门登台对峙

Brandon Rios与帕奎奥将于十一月在澳门登台对峙

卓:从您与Brandon Rios的对决中,拳迷们可以期待些什么?

帕奎奥:Brandon和我将激发对方最好的状态。我们都喜欢短兵相接,考验对方的力量。这将是一场刺激的拳赛,我俩都迫不及待在十一月面对面。

卓:在您的职业生涯中有54次胜利。您认为哪场拳赛是最好的,为什么?

帕奎奥:这个问题较难回答,因为很多胜利都对我职业的不同阶段具有重大意义。不过我想我对Oscar De La Hoya的胜利是最难忘的。我必须提升两个重量级别,而且没有先期调整赛。我当时是大冷门,训练十分艰辛。那很困难,因为我必须增重,面对的不仅是体格更强大的对手,而且是他所在时代最好的拳手。当晚我超水平发挥。我速度那么快,第一轮令Oscar措手不及,再也没有令他有机会实施自己的计划。由于Oscar给了我那次机会,我的职业才达到了今天所达到的高度。

卓:在您的职业生涯中有过五次失利。最难接受的是哪次,为什么?

帕奎奥:2005年输给Erik Morales。我感到令自己的国家失望了。那是一场精彩的拳赛,Erik胜出,这个结果很难接受。不过它也的确迫使Freddie和我重新审视我的打法,开始制定一种新风格,更多纳入我的刺拳,令我的右拳同左拳一样有力。

卓:我们最近采访了乔治·福尔曼,他极其希望有一天我们能看到您与Floyd Mayweather对决。您认为与Floyd Mayweather一战会发生吗?对您来说仍然重要吗,还是说您不再特别坚持了?

帕奎奥:我希望这场拳赛发生,但这取决于Floyd。去年我甚至公开提出在薪酬方面与他按45%/55%来分,但他没有回应。我认为这场比赛仍有重要意义,因为拳迷想要看到。如果不发生,我也不去担心。作为拳手,我已经取得了超出自己想象的成就,我很自豪。

卓:您认为自己还会在拳击场上活跃多久?

帕奎奥:也许再打两年吧。

卓:我们来转而谈谈您的政治生涯。您如何平衡作为一名国会议员和拳手的身份?您为这两件事分别投入多少时间?同时致力于两件事很困难吗?

帕奎奥:是很难,但并非不可能。我每年只打一两场拳赛,这样我有更多时间来履行我的国会职责。需要很强的约束来平衡两件事。我制定了一个日程表,这是为每件事投入适宜时间的唯一方式。

卓:您为什么想要参与政治?

帕奎奥:我想要找到一种有意义的途径,来回馈同胞。我喜欢捐款,我的拳击生涯已经帮我为祖国增添了荣耀,但我的名誉也只能为一个动机或我的国家做这么多了。我感到作为一名立法者,公务员的身份令我有机会在最有意义的事情上伸出援手。我想要从源头帮助我的选民,为他们直接拨款,改善生活质量。我对拳击充满热情,但服务人民是我的使命。

卓:您如何看待菲律宾的未来?作为国会议员,您认为未来若干年里,哪些特定领域是应该聚焦的最重要领域?您如何在有需要之处进行变革?

帕奎奥:作为一名国会议员,我首先学会的是,你不能强制变革。国会是一个将是非公开化的很好的平台,但如果你想有所作为,就必须与对手和盟友合作。我想要在菲律宾打造旅游业,将更多工作机会从其它国家转到菲律宾,并且为菲律宾引入更多投资。菲律宾有着敬业勤劳的人民,我们有很多资源。我尤其想要结束人口贩卖和虐待儿童。

卓:未来您希望在政治上有什么成就?有人说也许有一天您会成为菲律宾副总统,甚至总统。您如何回应?

帕奎奥:我的焦点在于,成为自己所能成为的最好的国会议员,完成选民给予我的任务。

(我们采访后不久,在答另一位记者”您是否认为自己某天会成为总统”时,曼尼回答”为什么不”。这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并且在短时间里,盛传着这种推断 - 曼尼正严肃考虑竞选菲律宾总统。不过曼尼之后宣称,他被不确切地引用,他很明确地告诉WGM,目前他的政治焦点在于自己作为国会议员的角色。)

卓:您政治生涯的最大亮点是什么?为什么?

帕奎奥:被重新选举进入国会是授予我的最大荣耀之一,因为它意味着,选民信任我, 相信我所做的工作。

卓:在拳击或人生中有什么后悔事吗?

帕奎奥:我一直都受到佑护,没有可后悔的。

卓:曼尼· 帕奎奥的未来规划是什么?

帕奎奥:我期待着开始训练,十一月重回拳击场。一位国会议员需要维持体型,来打出好的拳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