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投注秘诀

作弊,还是不作弊

Ben Blaschke
撰文: Ben Blaschke

此文章首次刊登在《环球博彩》2016年01月/02月刊中。

国际足联长期掌门人赛普·布拉特大势已去,新任主席将被投票选出;与此同时,在震惊田径界的兴奋剂丑闻之后,俄罗斯也正努力重返竞技场。接下去几个月,堪称体育史上清除腐败最关键的时期。

说起决定性时刻,恐怕没有比这更重大的了。未来短短几个月内,我们就将确切知道,世界两大体育管理机构 - 国际足联(FIFA)和国际田联(IAAF)- 是否严肃对待维持各自所代表的体育项目的公正性。

过去这些年,国际足联一直在躲避有关腐败和暗箱操作交易的指控。但在今年五月,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调查引致若干国际足联官员因贿赂、诈骗和洗钱的罪名被捕后,他们终于难辞其咎。颇具争议的主席赛普·布拉特也被调查,而他的继任者将在今年2月被投票选出,这是国际足联清理机构内乌烟瘴气的难得机会。

[b]颇具争议的国际足联主席赛普·布拉特[/b]

同样地,国际田联一直竭力否认运动员服用兴奋剂的问题,并否认打击服用兴奋剂行为力度不够的指责,但如今看来,国际田联根本站不住脚。经权威机构披露,俄罗斯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及之后,一直开展着”政府支持”的兴奋剂方案。在长达11个月的调查之后,世界反禁药组织(WADA)的这份报告在11月初公之于众。俄罗斯田径队因此遭到直至3月份的临时禁赛,但全世界都在关注国际田联,看他们是否有足够决心,禁止俄罗斯田径队参加今年8月在里约热内卢举行的2016年奥运会。

已经有人提出,俄罗斯田径运动员仍有可能获准奔赴里约,但前提是俄罗斯反禁药组织及相关体育机构能够证明,他们已经彻底颠覆了原有的反禁药措施。如果俄罗斯获准参加里约奥运会,那么田径赛事(奥运会中最引人瞩目的项目之一)将会成为一大笑柄,失去它的可信度,并传递出一个信息,那就是作弊者也可以大放异彩。

对国际足联来说情况也差不多,他们也有一个”俄罗斯问题”需要面对。长期以来,国际足联将2018年世界杯举办权交给俄罗斯的决定一直饱受质疑,被指贿赂和金钱换选票起了关键作用。不过,布拉特看来为FBI省了不少麻烦,他于10月向俄罗斯国家新闻通讯社TASS承认,俄罗斯主办2018年世界杯一事在投票前就已内定。

[b]J杰克·沃纳是2015年5月被捕的数名国际足联官员之一[/b]

在明知整个投票过程有着根本性错误的情况下,足球世界如何能够看着俄罗斯在弥天大谎似的贿选中依然受益?答案很简单:他们不能。这就留给国际足联最后一次考验其公信力的机会,前提是今年2月的新主席选举能够做出正确抉择。正如国际田联必须禁止俄罗斯田径队参加2016年奥运会一样,俄罗斯的2018年世界杯举办权也必须被褫夺。

如果说这样激烈的惩罚措施略显严苛,就让我们先看看这两个权力遮天的体育监管机构是如何让自己步步陷入泥潭的。

国际足联和2018年世界杯
可以说2015年是国际足联权力走廊的多事之秋。自从5月瑞士警方突袭苏黎世巴尔拉克酒店,逮捕了正在准备参加第65届国际足联大会的七名国际足联官员以来,共有18人和两家公司被美国检方指控,其中包括九名现任的国际足联官员。

在一长串针对他们的指控中,有贿赂、电信欺诈、敲诈勒索和洗钱等罪名,涉及到的问题繁多,比如非法影响赛事转播权和赞助合同授标,还包括申办世界杯过程中的金钱换选票,以及2011年国际足联主席贿选。

[b]萨尔曼是国际足联主席竞选中一个令人忧心的候选人[/b]

这些人绝非唯一被瞄准的目标,国际足联自己的伦理委员会 - 听起来颇具讽刺意味 - 最近被迫暂停布拉特、欧足联主席普拉蒂尼以及国际足联秘书长瓦尔克的职务90天,与此同时,瑞士警方的调查仍在继续。

但说实话,国际足联之殇,要始于1998年布拉特初登主席宝座之日。要说这个机构在此之前毫无丑闻,也可能谬矣,但毫无疑问,从那个时刻开始,关于国际足联不端行为的传闻迅速愈演愈烈,直至今日腐败已经和国际足联密不可分。

对这些年来被迫目睹一桩桩光怪陆离事件的球迷而言,最大的沮丧莫过于,直到几个月前法律最终介入,国际足联自己就是法律。如果说有一件事国际足联做得比扭曲法律还要好,那就是为自己的成员开脱罪名。

布拉特本人就是受益者之一。2001年,国际足联的营销伙伴ISL丑闻曝光,他们在布拉特眼皮之下,”赞助”给国际足联官员巨额资金。国际足联发起内部调查,但调查报告发现,”主席布拉特的行为在任何道德规范层面,不能以任何方式被归类为不当行为。布拉特主席或许处理不力…但这并没有带来任何法律和道德上的过失。”

[b]迈克尔·加西亚的调查对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举办权的授予过程高度质疑[/b]

2006年,国际足联副主席杰克·沃纳得到象征性责罚。经调查发现,他非法获取和转卖德国世界杯门票,从中赚取了近一百万美元。沃纳长期以来的可疑交易,还包括私吞数十万美元的海地地震紧急救援善款;将国际足联援助款项转入个人名下,而这本是用作在加勒比海地区发展足球。当然还包括拒绝支付承诺给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球员的2006年世界杯决赛圈出场费。直到现在,这笔出场费仍不知去向!

国际足联宣布俄罗斯和卡塔尔分别获得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举办权,这一决定震惊了世界。然而,国际足联自以为是的最佳例子发生在这之后的五年。

选择卡塔尔尤其让人意外,因为这个沙漠地带的弹丸之地没有任何足球历史值得一提,夏季气温也远超40摄氏度。2010年卡塔尔申办时,就连国际足联自己的官方评估,都在几乎各项指标中将卡塔尔列为中度或高度风险国家。因此,问题不可避免被抛出来,因为他们连自己的调查报告都忽略了!

国际足联迅速否认票选过程有任何问题,但他们根本无法站稳脚跟。两名国际足联执委会成员 - 来自尼日利亚的阿莫斯·阿达穆和来自塔希提的雷纳德·特马里,在最后一轮投票前被吊销资格,因为有秘密录像证据显示,他们索贿来交换自己的选票。英格兰申办团队也指控有四名国际足联执委会成员索贿。

更精彩的还在后头。2014年,国际足联独立的伦理委员会调查员迈克尔·加西亚针对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举办权贿选丑闻,做了一次详尽调查。他提交了一份长达430页的报告,报告对俄罗斯和卡塔尔的申办,以及对国际足联执委会的行为高度质疑。该报告于2014年9月递交给国际足联,并建议世界杯举办权的投票过程需要全面颠覆,另外给所有执委会成员设置最高八年的任期。

然而,国际足联最终公布于世的42页”缩略版”调查报告和原报告大相径庭。它由国际足联伦理委员会裁决小组主席汉斯·约阿希姆·埃克特修订和发表,完全省略了对国际足联执委会的所有批判,并且将俄罗斯和卡塔尔申办团队的任何不端行为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至于淡化到根本不值得继续做任何进一步的调查。这份报告甚至夸张到为卡塔尔申办团队和布拉特在整个调查过程中的积极配合叫好。而俄罗斯则被指责不协助调查…借口是,申办过程中他们所租用的电脑已经被毁!

[b]WADA建议对伦敦奥运会800米金牌得主Mariya Savinova终生禁赛[/b]

国际足联试图瞒天过海,他们以为通过官方宣布自己无罪,这个围绕世界杯举办权的长期闹剧,最终可以尘埃落定。然而问题是,加西亚的原始报告可没有帮国际足联圆谎的意思,他也不准备让世界相信这些鬼话。

在国际足联骄傲地宣布自己无辜的短短几小时后,加西亚就发表声明,指责埃克特的报告”大量材料缺失,并错误展示了[原始]报告中的事实和结论”。

后来报道称,国际足联的自我保护文化,尤其是加西亚报告中布拉特部分的大幅改动,让加西亚相信,任何有意义的改革都是空洞的理想。他很快辞职,并向世界发出警告,”任何独立的监管委员会、调查员或仲裁小组都无法改变一个机构的文化。”

[b]跑步运动员Tatyana Myazina在2014年一个披露俄罗斯服用禁药体系的德国纪录片中被指作弊[/b]

不过加西亚的努力并非徒劳。至少它确保了国际足联权力框架内仅存的最后一点点公信力,被完全粉碎。但更重要的是,国际足联赤裸裸展示在整个足球界面前的公然蔑视(布拉特及他的追随者似乎完全无视其图谋是何等明显),最终导致了FBI加大力度介入调查。

苏黎世的一系列逮捕终于压垮了布拉特,在过去无数次拒绝要求他下台的呼声之后,他最终于今年6月请辞。2016年2月接班人被选出之后,79岁的布拉特将正式离任。

究竟谁将接任布拉特,世界足坛依然存有不少合理的忧虑,五名最终候选人在可信度方面可谓参差不齐。我们认为最出色的人选,是约旦王子阿里·本·阿尔·侯赛因,他表现出了积极进取的心态,以及真正改革的渴望。作为国际足联历史上最年轻的副主席,39岁的阿里王子一直是发展女子足球运动的支持者,同时也是在2010年国际足联解除禁令,允许穆斯林女子踢球时佩戴头巾的主要推动者。

[b]尽管伦敦奥运会赛前检测样本不正常,Ekaterina Poistogova仍获准参赛并摘800米铜牌[/b]

阿里王子以前就指出过足球监管机构更大透明度的必要性,他也是国际足联内部少数呼吁公开加西亚完整报告的人之一。最重要的是,他和布拉特是敌非友,2015年初国际足联主席竞选时,他和布拉特是对手。阿里王子亦是五个候选人中,最可能公开欢迎进一步审查2018年和2022年世界杯举办权票选过程的人。

欧足联秘书长吉亚尼·因凡蒂诺作为暂停职务的普拉蒂尼的替补,宣布参选。尽管他在欧洲颇受尊重,但瑞士人已经表态,如果普拉蒂尼能及时消除嫌疑,他将退出竞选,看上去他并不算是认真的竞 争者。

再次之的考虑,是前国际足联官员热罗姆·尚帕涅。尚帕涅是另一个曾声称将透明度和改革作为优先考虑的人,不过他此前在国际足联任职11年,一向和布拉特交好。

一个疑点更多的候选人,是南非人Tokyo Sexwale。他拥有强大的商业背景,也曾参与反种族歧视活动,这些都值得瞩目,不过他也和布拉特有较深关联,过去的一些行为也有值得怀疑之处。

[b]WADA主席迪克·庞德[/b]

最后,我们谈谈亚足联主席,来自巴林的萨尔曼。他因为得到亚足联的支持,被认为极其有望接班布拉特。

如果萨尔曼果真成功当选,那么我们真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了,因为国际足联的命运将盖棺定论。即使是他入选候选人名单这一事实,都值得让人担忧 - 选举委员会的个人背景调查”并没有发现可以剥夺他竞选资格的理由”。

然而事实是,他曾多次被指控在巴林违反人权,其中包括与2011年逮捕和拷问反政府示威者有牵连。或许选举委员会在得知他曾涉嫌贿选和选举舞弊之后,找到了一种亲近感?

我们也别忘了,在萨尔曼登上亚足联主席宝座过程中,布拉特起到过关键作用,随后这些年两人保持了密切联系。

如今国际足坛吹起反腐之风,前景大好,但萨尔曼的存在,令即将到来的国际足联主席竞选成为一个终极分岔口。在那之前,我们只能双手合十,祈祷选出正路。

俄罗斯的兴奋剂之辱
田径运动和兴奋剂作弊在历史上一向紧密难分。上世纪六十、七十和八十年代,东德政府支持的服用兴奋剂体系绵延逾二十载,还有像本·约翰逊和马里昂·琼斯这样的短跑巨星的陨落,都告诉我们,跑得更快、跳得更高和投得更远的诱惑,对很多田径运动员来说实在太难抗拒了。

公信力之战是无止境的。田径运动最不想面对的消息就是,在距离下届奥运会不足一年之时,田径大国之一俄罗斯被披露出一直在进行广泛的作弊计划 - 这个计划帮助其田径代表队在伦敦奥运会田径奖牌榜上高居第二,17枚田径奖牌中包含八枚金牌。

WADA是在2014年12月播出的一个德国纪录片中,开始对这一巨大丑闻有所察觉。他们随后的调查持续了将近一年,发现俄罗斯政府支持的服用禁药体系涉及面之广,大大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WADA最终提交的323页的报告,形容俄罗斯从上至下存在着”根深蒂固的作弊文化”,并牵连多个组织机构,包括俄罗斯田径联合会(ARAF)、俄罗斯体育部,甚至还有俄罗斯国家反禁药组织(RUSADA)。

讽刺的是,一间位于莫斯科、经WADA认证的实验室,恰恰是整个阴谋的中心。实验室负责人Grigory Rodchenko收受贿赂,在WADA得以获取之前,销毁了俄罗斯运动员的1,417份检测样本。

这份报告还披露了涉及国家队教练到俄罗斯特工,上上下下的多起恐吓和贿赂事件。另外报告还指出,俄罗斯体育部长维塔利·穆特科有可能卷入此案。WADA主席迪克·庞德称,”他不可能对此事不知情 - 那么如果他是知道的,就是沆瀣一气。”

穆特科掌管的体育部被指控支配RUSADA,并且在有明显证据显示俄罗斯体育官员有犯罪行为时,体育部毫无作为。

穆特科本人涉案尤其值得关注,因为他恰好也是国际足联执委会的成员之一,从2009年就开始担任这一职务。56岁的穆特科是俄罗斯2018年世界杯申办团队的主席,现在也是世界杯组委会的负责人。这层关系实在让人担心。

[b]俄罗斯体育部长穆特科身陷俄罗斯田径禁药及世界杯申办贿选丑闻[/b]

但对世界田径运动来说,更大的担忧是,国际田联这个机构本身和此案的关联。

国际田联的若干高级官员于11月初被法国检方逮捕,包括前任主席拉明·迪亚克,他被指控收受一百多万美元贿金,来掩盖兴奋剂事件。

针对国际田联的多项犯罪指控中,包括2012年伦敦奥运会前夕,在拿到10名俄罗斯运动员不正常的检测报告后,并没有通知反禁药机构,其中六人最后参加了奥运会,还有两人拿到奖牌。

WADA表示,这样的”蓄意破坏”是对奥运会公信力的巨大打击。这些年来,不少最引人关注的赛事都处在兴奋剂疑云之中。

国际田联如今的掌门人,是英格兰奥运会选手、传奇中长跑运动员塞巴斯蒂安·科。在如此巨大丑闻下,国际田联的短期回应是,给予俄罗斯田径运动员全面禁赛的处罚,其中包括禁止在8月参加2016年里约奥运会,直到他们能够证明,已经有效改革了本国田径体系和禁药检控体系。

WADA还建议给予五名运动员、四名教练和一名队医终生禁赛的处罚,他们都与服用禁药方案有直接牵连。

但如果你认为,禁止俄罗斯田径队奔赴里约简直是想都不用想的决定,那你还真错了。事实上,有一些官员持相反意见,包括国际奥委会(IOC)主席托马斯·巴赫。他指出,IOC不仅对俄罗斯及时赶上里约奥运会持开放态度,并且还在积极促成。

[b]上任不久的国际田联主席塞巴斯蒂安·科[/b]

这就是所谓的象征性惩罚吧。

包括IOC、WADA和国际田联在内的机构,一直都在强调向世界传递一个清晰信息的重要性,那就是,服用禁药会招致迅速和严厉的处罚。但如今传递信息的机会来了,他们却开始后退。

最可怕的是,WADA的调查小组还发现,俄罗斯的服用禁药体系还蔓延到了其他一些体育项目,但由于任务范围有限,他们无法更深入地调查。如果这些怀疑属实,那么简直无法想象,如此庞大的政府支持的计划以及如此根深蒂固的作弊文化,如何在转瞬间彻底改变。

如果俄罗斯田径队最终如愿奔赴巴西赛场,那就是开了终极绿灯。这等于监管机构无可争议地承认,兴奋剂不可能根除,而他们也不会再做尝试。

这是一个重大决定 - 作弊,还是不作弊,不过看上去答案很快就要揭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