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彩洞察

问题面对面

Ben Blaschke
撰文: Ben Blaschke

此文章首次刊登在《环球博彩》2015年11月/12月刊中。

上期我们开启了有关负责任博彩方方面面话题的系列文章,与澳门负责任博彩研究及推广的负责人冯家超博士做了专访。本期我们前往社区,与圣公会澳门社会服务处(其下属单位圣公会乐天伦赌博辅导暨健康家庭服务中心是澳门四个治疗中心之一,为问题赌徒提供辅导)协调主任曾美芬(Bonnie Chang)女士进行了一番耐人寻味的谈话。

Ben Blaschke:感谢您抽时间接受我们的访问。在帮助那些饱受赌博成瘾问题困扰的人方面,您扮演了重要角色。首先,澳门的问题赌博有多常见?
Bonnie Chang:据官方统计,澳门人赌博失调的比率由2007年的6%下降至2013年的2.8%。在统计学上,这是一个参巧数据,科学化地反映了一个整体状况,也是澳门需要继续努力及持守的指标。而前线服务上,求助的年龄层不乏有年青及中老年求助者。在我们的服务数字中,以41至60岁的中壮年求助者为主,占整体的52.1%。值得关注的是,30岁以下的求助者占了22%,说明澳门也有一批年青人受赌博失调影响。社会应避免赌博年轻化现象,否则将对未来社会发展造成很大挑战。

BB:您的病人是如何找到治疗中心的?他们直接找来,还是通过另一方的介绍?
BC:大多数求助者是透过宣传刊物或机构介绍而认识本中心的服务。他们会先致电戒赌热线,试探性地了解中心会否保密,戒赌用什么方法,如何处理债务等等。辅导员会鼓励他们到中心面谈,经他们同意后才进入正式的戒赌治疗。

BB:标准治疗需要多长时间?治疗时间的长短会取决于不同的因素吗?如果是,有哪些因素?
BC:康复情况因人而异,故没有标准治疗时间。时间之长短要视乎求助者的赌瘾深浅程度、戒赌动机、债务大小、支援网络(如家人)的支持度等。举个例子,如果求助者没有戒赌动机,可能只来一两次面谈之后就拒绝接受治疗,他们希望有速食方法戒赌及还债。又比如,求助者赌博问题较复杂,可能同时患有情绪病,或者正面临婚姻危机等,戒赌过程则会变得更反复,也许会花长达一至几年时间维持稳定。而经验上,即使一个人能维持半年以上不再翻赌,也可能因一件小事或赌场开幕而重新跌倒。这正是因为澳门诱惑太多,而一个曾染上赌瘾的人,是没有免疫力可言的。

BB:可以为我们介绍一下因赌博问题来您这里就诊时的治疗过程吗?
BC:常见的辅导历程一般会有以下几个目标及内容:

  • 评估「赌博失调」的程度
  • 透过债务重组或构思还债计划,减轻债务压力
  • 长远协助重建新的赌博及金钱价值观
  • 澄清及找到问题症结,是较深层次的辅导,如婚姻问题、个人成长伤害等,影响赌徒较易依赖赌博逃避问题
  • 减低翻赌危机,学习减压方法或提升解难能力,及早识别容易引致翻赌的危机事项
  • 修补与家人关系,建立新的社交和生活模式


BB:
治疗的成功率如何?
BC:正如之前所述,在澳门,参与赌博的便利度是戒赌最大的挑战,故此戒赌的历程较长及反复,难以有统一标准。香港以半年为观察期,若没有再翻赌便被视作成功个案。但在澳门,十个求助者中,可能只有三至四位能持守半年以上,其他则要不断经历翻赌及再停赌的循环,直至成功!

BB:可以分享一些具体的成功案例吗?
BC:当然。有位赌龄十多年的男性赌徒,因赌博而导致家庭不和,且终日处在欠债还债的循环中。后来妻子决定离婚,父兼母职的他,最揪心的痛,莫过于整个家散了,子女因父母离婚而被迫分离,全因自己的过错而祸延下一代。他接受戒赌辅导三年有余,其间虽然经常翻赌,但他不断反省和认识自己,后来认清了赌博难以翻身的事实,价值观及生活模式也逐渐出现正向转变。今天的他已经停赌一段时间,而子女正是他转变的最大动力。

有位女性赌徒因赌博成瘾状况严重,触犯法例而被判入狱。家人由于难以原谅她造成的伤害,故入狱期间完全没有探视。她在狱中度过孤单漫长的日子,不断自责反思,直至刑满出狱后,丈夫的原谅及对她的爱,令她醒悟过来,决定接受戒赌辅导。而回顾她的人生,当初赌博的原因,正是由于怀疑丈夫有外遇而借以发泄不开心及愤怒情绪,及至成瘾已难以根除。出狱后,丈夫的爱令她释除怀疑,而辅导过程也协助她重建对丈夫的信任,减低了日后翻赌的危机。

不过也有很多糟糕的例子,最深刻的是那些赌瘾甚深的个案。由于长期对亲友造成很大伤害,因此求助时已经众叛亲离,孑然一身地居住在露宿者中心。加之文化程度较低,收入难以抵销债项及生活开支,可以想像其潦倒及孤寂的处境,在他们眼中彷彿只看到绝望和无尽的悔恨。故此,这类人也很难有动力长远戒赌,因为人生已失去重心,用中国成语「醉生梦死」去形容那种心境,也许再不为 过了!

BB:您一定见过一些由于赌博而陷入困境的非常绝望的人。
BC:是的!从成瘾行为来看,要戒掉一个依赖很久的习惯或物质是十分困难的。来戒赌的人士中,大部分也会面临一定的心理困扰、债务,甚或与家人关系紧张。有些赌徒更曾有自杀、放弃自己的念头。需知在中国人的文化里,”家丑不可外扬”是根深蒂固的观念,要他们拿出决心求助已是突破。因此当能协助他们寻回勇气面对问题,认清无法靠赌”发达”,逐渐摆脱对赌博的依赖,家人关系改善及找回人生目标时,就像看见破茧成碟一样,重生的喜悦是无法取代的。

BB:所有参与者都愿意接受治疗吗,还是说有些人很不情愿?
BC:会有个别人不太情愿,尤其是那些不承认自己赌博问题严重的赌徒。他们即使接受辅导,也许是有条件或背后原因的,例如家人会协助偿还大部分债务、伴侣最后一次机会等等。但毕竟是不情愿,故一般只来两三次后便会失联或拒绝再来。

BB:遇到不积极寻求帮助的人,如何展开治疗呢?
BC:动机低的求助者一般较少反思赌博对其的影响,他们仍沉浸在赌博赢输的情绪起伏中,或追逐”赢大钱”的梦想中。故在第一、二次面谈时,重点会放在引发对方希望改变的”动机”上,引导对方思考若维持现状有可能导致的危机和长远后果,评估赌博失调的程度等。辅导员不会要求对方立即停止赌博,反而会更像朋友一样,理性分析利害,这样对方才会放下防御机制,愿意更开放地讨论及思考,争取引发他的戒赌动机,以便日后长远的治疗工作。

BB:您的大部分病人来自哪里?
BC:主要是澳门本地人,也包括一些中国内地人,或来澳工作的外地劳工。

BB:治疗中心的资金来源是什么?
BC:中心所有支出主要来自社会工作局津助,其次来自博彩监察协调局教育暨青年局

BB:你们有多少员工?参与治疗工作需要获得某种资格吗?
BC:我们约有20位社工或心理辅导员,分别负责督导及前线工作,为寻求戒赌治疗的人士及家人提供热线及面谈辅导,协助他们脱离赌瘾或债务问题。员工必须具备助人专业学位,如社工或心理辅导,并完成专业戒赌证书资格才能加入我们的团队。另外,约有10位是支援性员工,辅助举办一些社区性的预防及教育活动,提升澳门巿民对赌博失调影响的认识,鼓励有需要的人士求助。

BB:澳门最新一批娱乐场开始纷纷落成,今年早些时候澳门银河第二期已经揭幕,还会有更多陆续开业。您预计这些新娱乐场会对澳门的赌博失调问题产生怎样的影响?
BC:很多外国研究指出,当参与赌博的便利度及可达度越高时,当地的赌博成瘾比率便会越高。前线的服务经验也确实印证了这一观点,有不少个案参与赌博的频密度会增加。这要归因于娱乐场便利性、社会普遍认同博彩价值观等因素。

注意:根据「美国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分析手册」,”问题赌博”及”病态赌博”于2014年已更改为”赌博失调”。

如果您或者您认识的人有赌博问题,请致电24小时赌博辅导热线+853 2823 0101或发送邮件至g[email protected] skhwc.org.mo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