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澳式足球

帶來積極效应的種族侮辱事件

撰文: Big Jim

澳式足球是一項奇妙的運動。它是澳洲的運動,其獨特性就如同過去4萬年間稱“太陽灼燒之國”為家鄉的澳洲土著一樣。它超越了年齡、性別和種族。

每年,澳式足球聯賽都會慶祝澳洲土著為澳式足球的文化和運動做出的貢獻。眾所周知的“土著輪”(Indigenous Round)是這項運動的特殊一周,我們應該為之慶祝。我認為澳式足球聯賽有太多“特殊興趣”的輪次了,這給賽程安排和其它聯賽管理方面都施加了壓力,但我認為“土著輪”是個不錯的安排,應該保留下來。

上周五晚上,可被視為歷史上最優秀的澳式足球土著球員、悉尼天鵝的冠軍成員Adam Goodes讓時光倒流,提醒我們他是多麽優秀的球員。Goodes個性謙遜,是一個自豪的澳洲人,也是個自豪的土著人。全國上下的球員和球迷們都十分尊敬他,但在比賽尾聲,他被一個坐在邊線附近的柯林武球迷 - 一個年僅13歲的女孩叫做“猩猩”。

可能就如女孩後來所說的那樣,她本意並沒有種族歧視的意思,但事實上這個表達方式在澳洲的確有種族侮辱的意味。這個女孩被清除出了球場,事件本身迅速成為頭版頭條。如果不是Goodes處理這件事情的完美方式,它有可能變成一次鬧劇。他首先表達了對這次事件的悲傷情緒,但同時呼籲大家冷靜,更重要的是,希望這件事能起到教育之用,而非演變成一場道德鞭撻。國家不需要這樣的道德迫害會引起的分裂。

女孩向Goodes道歉,後者認為這次事件應該提醒澳洲所有膚色和種族的人民,要繼續為消除種族歧視而努力。這項運動欠Adam Goodes良多,他在過去很多年都是該運動令人難以置信的形象大使。不管膚色為何,他的個性魅力都大放異彩,通過強調亡羊補牢為時不晚,他把這次不太光彩的事件變成了積極的教訓。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