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拳擊

種族主義擡起它醜陋的頭

撰文: Big Jim

Daniel Geale是繼Jeff Fenech之後澳大利亞拳擊版圖上最令人興奮的拳擊手,上周三晚上在悉尼結束了Anthony Mundine的拳擊生涯。Mundine很可能會再度參賽,但他在世界職業拳擊舞臺上不再有任何位置。

可悲的是,Mundine 和Geale一戰將被人們記住的不是拳擊臺上的表現,而是拳擊臺外的言辭。我理解在拳擊中推廣宣傳的重要性 - 拳擊手們必須推銷他們的比賽。當戲謔變得醜陋時我就無法忍受了。如果演技允許升級到為社會帶來危害,醜陋一面就會展現出來。大部分體育界在杜絕種族主義方面似乎都很積極,但上周的拳擊卻厚顏無恥地助長了種族主義。

Anthony Mundine的行為是駭人的。如果他是白皮膚,他可能會因助長種族分裂而引起世界公憤。將澳大利亞土著體育傳奇稱為Uncle Tom(逆來順受的黑人),並暗示自己是因為一場種族陰謀才輸掉比賽。如果不是因為這種言論如此惡劣,可能會是可笑的。

Mundine的失敗為澳大利亞體育史上最大的惡戰開啟了大門。無疑Mundine將走進拳擊臺對陣Danny Green。這場比賽是黑白之爭,也會如此拿來宣傳。作為一位驕傲的澳大利亞人,我對於已墮落到如此低點而深感失望。

某種意義上來說,我也無法逃脫指責,因為我會不惜代價去觀看這場比賽。我會為Green加油。對於澳大利亞種族關系上黑暗的一天,Green也不是無可指責的。推廣人和拳擊手們將獲利頗豐,而其余的人也將在地上劃出一條線,以全新的態度為比賽叫囂。我不是一個偽君子,我和其它拳擊迷一樣想看這場比賽,但內心有一部分也為支持這樣一件百害而無一利的事情感到羞愧。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