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車運動 體育

世界一級方程式錦標賽的詛咒

Ben Blaschke
撰文: Ben Blaschke

世界一級方程式錦標賽冠軍舒馬赫的滑雪事故已經發生三週了,他在法國阿爾卑斯山滑雪時撞到頭部,被緊急送往醫院,一直處於昏迷狀態。即使到現在,他的生死未來還不明朗。有一些報道暗示他有可能不會再蘇醒,而有的則聲稱他正在緩慢而穩定地恢復中。不管怎樣,像舒馬赫這樣的名人 — 年僅45歲 — 卷入到如此不幸中,都很讓人震驚。

但是,這起事故延續了世界一級方程式錦標賽(F1)的詛咒,舒馬赫成了遭遇嚴重甚至致命事故的前F1冠軍名單中的一員。作為賽車手,受傷的風險始終在那兒。 畢竟人體結構不是為瞬間從300公裏/小時驟減到零速度而設計的。但看看有多少F1冠軍或者喪生在賽道,或者在其它怪異的事故中遇難,你會感到很吃驚。

全世界第一位F1冠軍Giuseppe Farina為接下來這些年的旋律開了一個不好的頭,他於1966年出車禍喪生。諷刺的是,Farina在遇難那一天並不在賽道上。當他驅車前去觀看法國大獎賽時,他的汽車在一個彎道中失控,而且出事地點恰好和舒馬赫滑雪事故處在同一座山,1950年世界冠軍因此失去生命。

第一位意大利籍的世界冠軍,1952年和1953年冠軍得主Alberto Ascari是另一個在賽道之外駕車遇難的車手。1955年,就在他在摩納哥一座碼頭出車禍導致鼻梁骨折後的四天,他去蒙紮看一位朋友測試一輛法拉利。剛開始時他沒打算那天自己也試試手,不過最後同意開幾圈。令人悲傷的是,他失去控制,導致汽車連續翻滾了好幾圈。

英格蘭的1958年世界冠軍Mike Hawthorn遭遇同樣命運,他在駕駛自己的捷豹前往倫敦時,在一段臭名昭著的事故多發地段失控。另外,Jim Clark、Jochen Rindt和 偉大的埃爾頓·塞納都在賽車比賽中喪生。塞納在1994年的聖馬力諾大獎賽遇難,尤其讓人難以忘懷。可能塞納感覺到不幸即將發生,在致命的事故之前很多事件都很古怪。兩天前,塞納的同胞魯本斯·巴裏切羅幸運逃過一劫,他的賽車失控撞到防護墻,但他只是手臂和鼻子澳洲受傷。

偉大的埃爾頓·塞納在1994年為威廉姆斯車隊的第三場比賽中遇難

偉大的埃爾頓·塞納在1994年為威廉姆斯車隊的第三場比賽中遇難

一天後,奧地利車手羅蘭德·雷申博格賽車的前翼受損,高速狀態下一頭撞到水泥防護墻,不幸遇難。情緒激動的塞納隨後質問大賽官員,抗議比賽的安全措施不足。他甚至和死對頭阿蘭·普洛斯特會面,商量重新成立一級方程式賽車手協會。但他們做得太少,也太晚了。在比賽的第七圈,塞納的賽車在300公裏/小時的時速下沖出賽道撞到防護墻,造成致命的頭部損傷。

Niki Lauder在1976年的大獎賽中奇跡地大火中逃生

Niki Lauder在1976年的大獎賽中奇跡地大火中逃生

不是所有嚴重的事故都會導致死亡。1976年,就在拿到世界冠軍的一年後,Niki Lauder在德國大獎賽中卷入嚴重的撞車事件中,他的法拉利賽車起火。Lauder受到嚴重燒傷,但他幸存下來並且重返賽道,於1977年和1984年再拿兩座冠軍獎杯。

與舒馬赫一樣,格拉漢姆·希爾的事故也發生在賽道之外。1962年世界冠軍及1996年世界冠軍達蒙·希爾的父親1975年遭遇空難,他乘坐的飛機在倫敦附近的濃霧天氣中墜毀,他不幸遇難。

另外還有新西蘭的Denny Hulme,1992 年澳洲舉行的巴瑟斯特1000房車賽中,當他正驅車在著名的Conrod Straight上時心臟病突發。這位1967年的世界冠軍高速撞到防護墻,盡管他終於減緩車速最後停下來,但當搶救人員抵達時已為時太晚。我們希望在不久的將來,邁克爾·舒馬赫的故事能有個快樂的結局。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