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子機及電子博彩 博彩

五千五百萬美元的決定

撰文: The Tiger

此文章首次刊登在《環球博彩》2012年9月/10月刊中。

玩角子機最吸引人之處在於,按下一次按鈕便有可能贏得足以改變一生的巨額彩金,然而如果機器出了故障該如何處理?

談起大型角子機積寶時,即便驍龍這樣的豪客看到機器上等待幸運兒領走的巨額獎金也會心跳不已。然而如果出現大的機器故障而娛樂場的世界砰然倒塌該怎樣解決?你也許會說這是娛樂場自食其果,但絕非這麼簡單。一次大的機器故障會引起連環衝擊效應,最終玩家很可能會失去遊戲機會。

2009年10月,越南裔美國人Ly Sam來到胡志明市喜來登酒店的Palazzo Club,玩了一種名叫」地主」的角子機遊戲。遊戲進行時,他抬頭看到機器上當前金額顯示了數字555,422,567,相當於約五千五百萬美元! Sam說他以為自己贏了這筆巨額彩金,於是通知了工作人員。

長話短說,這是機器故障所致。 Ly Sam的投注額不足以令他贏得這筆巨獎,而且機器畫面上的符號也與贏金金額不符。 BMM新加坡(一家獨立的博彩認證公司)證實這台角子機的確出現故障。基於投注面額僅為0.1美元,最高彩金應該在7,500美元左右。

Palazzo Club拒絕頒給Ly Sam這筆獎金,不過提出歸還他當日投注的三千美元本金,作為對此次錯誤的補償。 Ly Sam拒絕接納並提起了法律訴訟。顯然Palazzo Club不會認同Sam的索賠,並準備了一系列證據顯示這是故障而非合法贏金。究竟法庭會偏向哪邊大家都饒有興致。

越南多年來都在琢磨擴張娛樂場市場的想法。其政府一直在密切關注新加坡蓬勃發展的娛樂場業,希望可以藉來有效的運營經驗。 2003年以前,任何形式的博彩在越南都是非法的,國營彩票除外。自那之後,政府允許了一些酒店和度假村經營小規模的娛樂場,稱為」娛樂中心」,僅供外國人消閒。

有幾間酒店被授予了經營角子機和電子投注遊戲的許可。越南財政部長Vuong Dinh Hue將娛樂場看作一個收入來源,原因很明顯。娛樂場業會促進旅遊業的發展,從而為這個國家帶入急需的外匯資金。亞洲海岸發展公司(Asian Coast Development,加拿大公司)正在胡志明市附近設立兩家大型娛樂場。該公司還計劃在市區修建五家拉斯維加斯式綜合度假城以及兩個娛樂中心。它已投資42億美元,其首間物業是位於河川的美高梅工程,預定於2013年開業,包含541間酒店客房、90張博彩桌以及約500台角子機。

胡志明市喜來登酒店內的Palazzo Club

胡志明市喜來登酒店內的Palazzo Club

拉斯維加斯金沙也渴望涉足越南萌芽中的娛樂場業。他們計劃投資60億美元在胡志明市和河內修建博彩城。很明顯,很多公司將越南看作是一片打造博彩事業的沃土。

然而,一旦法庭作出偏向Ly Sam的裁定,越南有效發展娛樂場業的計劃恐怕要遭挫敗了。這個案子由於牽涉的金額巨大而在國內外引起了諸多關注。如果Ly Sam獲得這筆巨獎,那麼你可以看出為什麼當前及未來的投資者們會三思而後行了。

在世界其它地區,角子機出現故障的狀況非常少見,法庭在這種情況下也十分猶豫頒發」贏金」。在2000年美國一個角子機故障案中,內華達州高級法院贊成內華達州博彩管理局拒絕為Cengiz Sengel頒發他在Silver Legacy娛樂場獲得的170萬美元獎金 的決定。 2002年一個類似事件中,密西西比州高級法院維護了圖尼卡郡法院拒絕給予Brenda Pickle在Sam’s Town娛樂場獲得的470萬美元獎金 的決定。同樣在2007年,澳門博彩監管機構也否定了一位女玩客在星際的550萬美元」贏金」。

在此事件中值得擔憂的是,越南法制體系中還不存在有關博彩案件的詳細法律條文來遵循。這在越南基本是一個判例案,無論何時揭曉,都有可能出現奇怪的決定。娛樂場應該不遺餘力地確保避免此類事件發生並負有法律責任,然而機器故障(與人工錯誤一樣)確實會偶爾發生。如果整個行業因為這件看起來相對簡單的角子機故障事件而被置於險境,將是令人痛心的。

WGM將此看作是一個不幸的事件,但希望理智能占得上風,越南法庭可以拒絕這筆索賠,令越南博彩業得以繼續發展。

發表回覆